Mr.villain

暂混 DBH/毒液/存的世界观
心头肉 安艾/凯莉/花儿乐队

凹凸和阿松淡了
UT已退 但还是爱猹和花儿
怪诞已退 但还是爱pinecest

【Flowey自戏】屠杀线 出了废墟

  废墟外的冰冷空气使自己瑟缩了下,踏过的树枝却迟缓片刻的脆裂,好似察觉到什么迅速躲藏到身旁的树丛中。

那个家伙预料外的出现以及他无聊的玩笑撇使自己不悦,但人类没有做出任何回应,磕绊的拟声词昭示了他的不解与尴尬。

对于人类的冷漠了然,这与自己缺失灵魂以来的感受同样,因这点升起的小得意将它迅速打消并跟上他们。

  那个思想顽固的工具在看到人类时激动的不能自已,甚至宣扬他那马上要运作的小伎俩。

--------但人类无视了他们所有的谜题,甚至在话没说完时强行穿过。

一次次的窘迫又一次次的尝试,而人类始终面无表情的拒绝他们的好意。

最终他们意识到这只是徒劳,心中略赞许了他们还能有的自知之明。

--------那个家伙对她做出了警告,他似乎意识到人类将要做的事了。

  人类搜寻每个角落寻找猎物,但剩下的仅有寂静的街道和空无一人的屋子,以往热闹欢快的小镇染上诡异的气氛。

唾弃他们只能逃避的同时感受到她不耐烦的情绪,阴沉着脸进入商店将物品全部窃取、亦然向着瀑布的方向走去。

  那个蠢货在去往瀑布的路上拦住了她,甚至认为人类的向前是拥抱的象征,张开双臂想回应人类。

--------papyrus is sparing you.

真是不变的愚蠢行为,以往的开导并没有改变他丝毫的想法。

--------But you choiced FIGHT.

人类仍保持她的无情杀掉了他,可笑的是最后他依旧相信对方能够向善。

你的原则不会为自己带来任何好处,但重点是你的兄弟会怎么做,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就不受控的愈发开裂。
  
  在解决了鱼人、蜘蛛和机器人,人类穿过空无一人的核心朝着新家走去。

跟随她进入早已不同以前的灰暗房子,虽然那个老家伙将金色花朵摆上用来寄托他那孤独又苍凉的心。

“howdy,Chara!”
  想她或许记得这里曾是她所生活的地方现身同她搭话,并道出今天自己会跟她同样的愉快。

她稍加快脚步并把属于自己的东西带走,清楚地听见她低沉又略带喜悦的嘟囔--------It's the time.

在淡然观览了以前的家后她打开通往地下的锁链,自己则同她一起前往那里并将没有感情的痛苦与无趣诉说给她听。

为何变成这样,父母却不曾救助深陷无助中的自己。

没有感情的痛苦,尝试感受却没有任何用。

自己想死却又奇迹般的复活并拥有了权限。

起初的仁慈而后因无聊不变的模式转为的屠杀。

“But you’re different,I never could predict you,Chara.”
  强烈的不安感促使自己妥协于她,出主意告诉他六个灵魂的所在处,以此诱导她将那老家伙杀死。

“Creatures like us...Wouldn’t hesitate to KILL each other if we got in each other’s way.”
  激动地说出这番话的同时看到对方愈加阴沉的脸,猛然间意识到的事情使自己不受控的剧烈颤抖起来,直面袭来的恐惧几乎将自己牢牢钉住。

慌乱的改变主意建议她离开,却被对方瞬间显露的凶恶模样吓到。

被迫钻入地底但脑海里的表情挥之不去,强压下杂乱不安的心绪跑去老家伙那边,装作哭泣提醒他人类的到来借此希望他能杀死Chara以保自己的安全。

似乎过了很久,她依然没有到来这边,好奇心趋势自己原路返回。

  笑脸垃圾在同她战斗,想他确实会因兄弟的死报仇于她。

--------Chara很强,但他似乎更强。

或许那个老家伙派不上用场了,这么想着那本不安的情绪莫名转为了兴奋。

怀着看好戏的心情观看他们的战斗,但逐渐感受到形势的不对劲。

起初Chara几乎被他变幻莫测的攻击方式无数次的杀死,但自己似乎忘了她能够读档……每一次的重来都能使她愈加娴熟。

最后在他疲于战斗的时候,挪动战斗框选择FIGHT杀死了他,看来她的决心已经强到无法比拟的程度了。

  不安感又一次的袭来,自己只能急忙跑回老家伙那边躲藏起来。

作为这个地底世界的统治者他并不弱,但优柔寡断且毫无意义的善良使他依然说出来喝杯茶吧的这种蠢话。

在Chara出手将他的肉体破坏时,抓准时机将他的灵魂也损毁掉。

踌躇着将自己还能派上用场的话说出,但她不停的向自己走来,极聚的恐惧涌上脊背、出口恳求她饶恕自己。

但那抬起的刀子注定了自己的命运。

【自拟】全结局打通后小花打来的电话

 (叮铃铃...)

“hey,恭喜你将所有的结局打通了。”

“........我想你是时候离开了?”

“我知道你不是Chara,你是player对吧。”

“你当然会离开,这是迟早的事儿。”

“这里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了。”

“而且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同你谈话。”

“不,只是觉得今后又会变得无聊了。”

“了解一切有时候也很可悲不是吗?”

“感情的缺失以及无聊的固定模式。”

“那一切都改变不了,所谓的控制权不过是个幌子。”

“待所有的事物都明了,随之而来的就只是无边际的空虚。”

“这通电话可真是久,我想说的大概只有这些了。”

“那么再见?哦不,应该是永别。”

【Flowey自戏】屠杀线 废墟内部

  听到不属于那个女人的脚步声,诧异的抬起因无聊而颓低着的花盘。

随着声音的来源望向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门。

“howdy!I’m Flowey,Flowey the Flower!”

  在人类踏进的那一刻展现最惯用的虚假笑容,同与朋友般的愉快语调道出自我介绍。

为了夺取对方的灵魂,装出友好的模样“予以对方love”。

但她似乎察觉到什么躲避开了子弹。

不悦地稍拉下脸露出略带威胁意味的表情,最后挤出的“pullets”又意识到的马上改回,但抬眼看对方的表情似乎是已了然。

“You know what’s going on here,don’t you?”

  低沉着声音说出这番话的同时显露狰狞的微笑、抬起花柄召唤更多的子弹来围困住人类。

  突然间的疼痛昭示着自己被狠狠砸到墙上的事实。抖抖险些被擦伤的身体并咒骂那女人不适时的出现,视线紧盯人类、抬脚悄悄跟上她们进入废墟。

无视从未置换过的幼稚谜题,栖身躲藏在废墟的角落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人类身上。

  她听从女人的劝告友好的伸开双臂抱住假人并轻声对它交谈。

--------可惜它不能再开口回馈于人类了

--------Becaus, He Died.

抱住它的同时将木棍狠狠刺入它的体内,人类做出了这样的背叛。

并没有错过女人脸上不自然的一瞬,而后极力掩饰悲伤与担忧的神情令自己嗤笑;人类始终没有丝毫情绪,就像刚才的残忍杀害不是她所做的。

  她独自走向装满糖果的篮子,那是女人很早教育自己的把戏–不能多拿,只能得到一块,贪婪的孩子会什么也得不到。

糖纸因不停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,她淡然的将所有糖果放入口袋。

Cha……?

后面的音节却因剧烈颤抖的喉咙说不出,单单挤出前缀就足以使冷汗抑制不住的从花瓣的间隙中冒出。

  似乎在原地伫立的过于久了,待缓解杂乱的思绪时注意到人类已不在视野中。

她似乎走的很快,试图追赶捕捉的身影并没有看到,但是一路的残骸证明了她所做的一切

--------已经没有任何人了

像是意识到什么走到熟悉的存档点,那不久前任由自己使用的存盘、现如今对于自己仅是闪亮的装饰品罢了。

想着人类肯定到达了废墟的尽头,踏过已化为灰尘的怪物残骸向那栋楼里走去。

  推开露出缝隙没有关实的门,没有任何迹象般地安静氛围让自己有些不自在。

人类和那女人都不在,只留有桌上被打翻的还带有余温的奶油桂皮派。

后知后觉听到斥责的声音从地底传来,放慢步子悄声走下楼梯查看。

  人类边躲避攻击边坚持使用宽恕,甚至装作无辜的模样叫她。

偏过视线不愿正视人类,但渐渐变慢的攻击昭示着女人内心地松动。

--------她果真彻底放弃了

她那可笑的自负想法连自己都救不了,需要保护的是外面那群蠢货而不是这个“恶魔”。

  女人颤抖着声音苛责人类同前七个人类没什么不同,但这亦无济于事,直到她的灵魂破碎开来化为灰尘。

失而复得的兴奋情愫促使我快速抵达门那里。

“I hope you like your choice.”

  见她面无表情的持刀走来,不加掩饰地道出自己一直盯着她的事实。

想她或许还有轻微的罪恶感、将那女人的期望道出并加以嘲讽。

不出所料的看到人类越加阴沉的脸,那紧握住刀的手有抬起的趋势,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再次遁入土里。

*In this world...It's KILL or BE killed.

--------“You are real chara,aren' tcha?”

--------“If you love to,that will be great. ”